欢迎访问开封市武术协会官方网站
  • 培英为本垂典范 遐迩称颂誉中原

    时间:2017/5/25 0:38:33 来源:本站 点击:68 分享到:

     

                 培英为本垂典范 遐迩称颂誉中原

                                       ——武林奇侠仇玉书开封往事钩沉    

                                                           刘海永   

      他是开封近代著名武术教育家,曾广收门徒,传播武艺;他是驰名中原的武术大师,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武德高尚。他豪爽好客、扶危济困,有“赛孟尝“雅号;他闻名武林,泽被乡里,曾得到清政府的褒奖和老百姓的景仰。民国时期,徐世昌就任大总统时,曾授予他 “乡国垂型” 的金匾。他就是仇玉书,开封培英武术创始人。2012年11月6日,笔者采访了开封市培英武术研究会会长贺春岭,听他娓娓道来仇玉书的往事。 

                                                         少林武功学有成 

      仇玉书字子麟,生于1830年,家境较为富裕,开有烟坊、油坊、药铺、粮坊等。仇玉书自幼在家中开办的“培英簧学屋”学习四书五经。《开封市志》(第七册)记载:仇玉书14岁时投师少林,是少林寺武僧的俗家弟子。经过刻苦练习和潜心钻研,4年后他学成返乡。贺春岭会长说:“仇玉书后来又多次赴少林寺寻师问艺,进一步增进武艺。他不但精通少林拳法,还熟悉诸般兵器,亦善孙子兵法,晚清时期少林寺遭遇劫难时,作为俗家弟子的他曾多次赴少林寺为其解难。” 

      仇玉书武功广蓄博纳,曾以提步蹬空、墙上挂画、铁扫帚腿之技享誉中原武林。仇店原有数丈高的城墙,围绕城外有三四丈宽的护城河,他一纵身腾空而起,在空中像跑步一样,脚点芦苇,飞身而过。仇玉书因文武双全,清咸丰年间他考取了祥符县得武庠生。同治年间,祥符县在仇店设武场为武庠生会试,仇玉书为监试人之一。 

      在开封武术界,他是当之无愧的武林泰斗,全国各地不少武林骁将,慕名造访者络绎不绝,有的结帮而来,有的神秘而至,或白天,或黑夜,或明打,或暗袭,抱着“搬倒大树有柴烧”的美好愿望而来,带着头破血流的惨象和愧意而去。且不说搬倒仇玉书这棵大树不易,即使想搬倒仇玉书的大徒弟王凤峨、二徒弟潘文富亦非易事。王凤峨多年与人较技从无败绩;潘文富有千斤之力,两臂能夹起两个数百斤的石头不费吹灰之力。仇玉书茶余饭后,与客人或家眷闲聊,常用脚挑起百余斤的石墩边玩边聊,谈笑风生,习以为常。 

      他为人仗义疏财,豪侠好客,常有武林志士拜访切磋技艺。贺春岭老先生介绍说,光绪九年,洛阳一位王姓拳师,慕名造访,想与仇玉书比试武艺。仇玉书以礼相待,请对方先出手,洛阳拳师功力老道,步步进攻。而仇玉书连连接招,只招架不还手。王拳师以为仇玉书徒有虚名,便使出看家本领,把仇玉书逼到墙边,忽然当胸一拳打来,旁观的人都为仇玉书捏了一把汗,如挨此拳非得受内伤不可。他却一跺脚,施展墙上挂画一招,平地跃起一人多高,双手抓住屋檐的橼头,身体悬空贴在墙上,王拳师来不及收招,一拳打在墙上,青砖震裂、鲜血四溅。仇玉书一句承让了,飞身下来,急忙取来创伤药为其敷上,连说“得罪”,并挽留王拳师小住数日。两人从此成了武林好友,也为开封留下一段武林佳话。 

                                                          培英传艺留美名 

      仇玉书18岁的时候就在朱仙镇西15里仇店村自己家中的培英簧学屋开始授艺。仇玉书授徒时,学文者以文为主,习武者以武为主,文武皆教。他主张“广结善缘、有教无类、以德施教、培英为本”。1906年,他在开封州桥庙创办培英武术学屋,收徒授艺。其弟子黄万年在开封南关;仇景中、王凤峨在州桥;孙霁虹在无梁庙;白光昌、宋天良在中牟;陈永清、范长海在尉氏陆续办起学屋,弘扬少林武术。 

      仇玉书对弟子一视同仁,要求严格,不准做坏事,不准赌博,倡导戒烟酒。常教诲弟子“为人品德第一,要广结善缘,勤学苦练,不能偷懒,将来才能成大事”。 

                                                            武学四卷瑰宝传  

      光绪年间,各地慕名投到仇玉书门下者络绎不绝。1915年8月,仇玉书完成《武备纪略》四卷,印制十几套分发给十几位嫡传弟子。乡人李福遂借去观看后又转借给山东曹州翟姓武师,几十年后翟姓武师的侄子来开封做生意时才归还,但已经不是原书,乃翟姓武师请人抄录,里面谬误百出。仇玉书为去伪存真,将平生所著的拳谱、枪谱、刀谱、阵法、枪棍实战法、弓法等分类订编。 

      《武备纪略》将武功分为十层:第一层练形,第二层练引气,第三层练身气,第四层练内气,第五层形气全练,第六层练浮气,第七层练沉气,第八层练神气,第九层练五行,第十层练元气。 

      元气是指丹田之气,也就是讲内练一口气,说明了习武之人补元气的重要性。而第十层功夫也就是武功的最高境界。第十层武功的练法为:“元者一也首也,本也始也长也,气者天赋于人,而人变于天元气也,人之生死全在元气,气散则死,气聚则生,所以修道之时常伏气聚于脐下守其气入生内,元气不散”。《武备纪略》有“二十四路大枪法”、“齐眉棍与枪合一武法”、“刀法”、“六合枪法”、“剑法”、“狼牙棒法”等。实为世上罕见之武功秘籍,为中华武术文化的传播作出了贡献。 

                                                            武德高尚人称颂 

      他一生做了许多善事,受到社会各界人士赞颂。清光绪十六年,因支持祥符学子驱逐英人传教士案,河南巡抚上书陈言,受光绪钦赐锦衣顶戴褒奖。穿着这身官服,无论见多大官员免施大礼。 

      光绪年间,朱仙镇商人和外地商人的运粮船行至仇店北地的贾鲁河上搁浅,商人和船民受到他热情照顾,保障安全,食宿数日。商民为表示谢意,赠送“望众圭璋”匾额一块,悬挂在仇店城东门上。1878年,为响应河南巡抚和祥符县衙号召,他发动本村大种桑树养蚕。受到祥符知县奖励的“硕德遐龄”匾额,挂在仇宅客房正上方。民国初年,河南部分农村灾荒,一些灾民逃荒到仇店,他组织人每天用几口大锅做饭救济灾民,不少大户人家和他一起行动。事后人家送“一乡善士”匾额挂在仇宅大门上方。 

      他的弟子众多,武功显赫者数十人,人人武功高强,为人正直。 光绪年间经会试有武庠生、武举人,有人参加镖局走镖,有人入伍练军。弟子中知名者有“大力士”潘文福、“鞭王”范长海、“铁掌”王凤峨、“铁腿”孙霁虹、“神弹弓”陈永清等,这些弟子品德优良,武功超群,各有绝技。1922年,仇玉书去世后,其弟子80余人为感谢师恩在仇店街上敬立德教碑一通,主碑文为“共被育化”, 竖写大字为“清邑庠生仇老夫子玉书字子麟德教碑”。 仇玉书为武林事业殚精竭虑,为培育英才、传播少林武功、弘扬武术文化贡献了毕生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