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开封市武术协会官方网站
  • 开封武林精英 震惊柏林奥运会

    时间:2017/5/24 23:44:21 来源:本站 点击:131 分享到:

     

                         开封武林精英 震惊柏林奥运会

                                                   原廷干  

     

    今年是一个奥运年。80年前的1936年也是一个奥运年,夏季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行。当年,中国派代表团参加了比赛。尽管竞技项目成绩不佳,但参加表演的国术队却在柏林引起不小的轰动,传承千年的中国功夫让世界见识了中华武术的魅力。

    国术即武术。武术在新中国成立前的称谓较多且乱,诸如国术、国技、武艺、武功、把势、功夫……民国时期国术一词风行一时,所以当时把表演武术的团队称之为国术队。新中国成立后,正式通用了武术一词。

    在柏林奥运会前夕,当时的国民政府决定组织一支国术队参加奥运会的表演项目。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的武林豪杰都很感兴趣,报名参加预选的有100多人。经过激烈紧张的预选赛,最终,张文广、温敬铭、郑怀贤、金石生、张尔鼎、寇运兴6名男选手和翟连元、傅淑云、刘玉华3名女选手入选。

    这9名国术队队员中,有4人是与开封有关的武林精英,他们是张文广、寇运兴、刘玉华、翟连元。

    当年参加奥运会时,除了寇运兴已近不惑之年外,张文广、刘玉华、翟连元都是20岁刚出头的年纪。别看他们年轻,但在当时的中国武术界已是出类拔萃。

    笔者首先想提及的是刘玉华。她出生的1916年是个奥运年,去世的2008年是个奥运年,今年是她诞辰100周年,又逢奥运年。在奥运年,回顾她在柏林奥运会上的卓绝表现,无疑是对她百年诞辰的最好纪念。

    刘玉华出生在我市一个普通家庭。她自幼体弱多病,因没钱买药,父母希望她能通过习武来强身健体。刘玉华7岁时,师从“何大刀”何福同和“孟大枪”孟广泰。何福同的春秋大刀曾得到过冯玉祥的嘉奖。何福同和孟广泰希望将武艺传下去,便在东蔡河湾街成立了大同武术社。 刘玉华参加了大同武术社后,在师傅们的严格教导下,经过苦练,打下了扎实的武术功底。后来,她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南京“中央国术馆”。这是全国的武术最高学府。在那里,刘玉华得到很多名师的指点,其武术理论和技术突飞猛进。

    张文广1915年出生在通许县一个回族家庭。他自幼喜欢武术,1929年师从近代查拳大师常振芳,习练教门查拳。他每天早起晚睡,一日三遍功、每遍三回拳。逢礼拜把斋,他饿着肚子也要练功。他初学弹腿,后学查拳、查枪和锁喉枪,百日之内,他打下了查拳坚实的根基。1933年,他考入南京“中央国术馆”,既善于套路演练,又长于对抗搏击。上世纪30年代,他曾多次获得全国武术、摔跤冠军。

    1898年,寇运兴出生于许昌县将官池镇,1929年全家移居开封。由于他自幼勤学苦练,加上出众的资质使得他青少年时在许昌武林界就小有名气。27岁那年,他正式拜清末梅花派传人曹振谱为师,潜心习练武子梅花拳。3年后,他参加河南省国术省考,夺得对刺第一名并荣获“武士”称号。同年,他参加全国第一届国术国考,又夺得第一名。而后,他受邀在汴担任河南省国术馆教练,著名豫剧大师常香玉曾是他的入门弟子之一。 

    1913年,翟连元出生于江苏省泰州市一书香家庭。她冲破礼教束缚,学习之余喜欢习武,打下了坚实的武术基础。中学毕业后,她考入体育教育家陆礼华主办的原上海两江女子体育专科学校,师从著名武术教师贺剑兰。她认真学习、刻苦训练,专业水平飞速进步,很快在武术界崭露头角。她虽不是出生在开封,但和古城开封有着极深的渊源。1962年,她调入河南大学(原开封师范学院)任体育系武术专业教师。她终身未婚,直至1989年在开封去世。应该说,她也是地道的开封武林精英。

    据史料载,1936年6月26日,中国国术表演队乘意大利邮船“康梯浮地”号起锚离开上海黄埔港,7月20日抵达意大利威尼斯,后转乘火车于7月23日抵达柏林。

    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原常委、中国武术协会原主席、著名武术家郑怀贤也是当年国术队的成员,他曾较详细地回忆当年参加柏林奥运会时的情况。据他介绍,那时赛会将各国民间体育表演赛安排在正式比赛之前。按大会安排,运动员第一天先在汉堡街头进行游行表演,第二天再进行正式表演。

    第一天游行表演时,中国国术队队员身穿古色古香的中国国术服,手持刀枪剑棍等多种兵器,向德国居民和各国观光者表演各种武功绝技。表演时间虽短,却深受欢迎。围观群众对朴素而神秘的中国武功惊奇不已,一路上热烈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次日是正式表演,地点在驰名欧洲的汉堡动物园。第一个出场的是张文广,他打了套正宗查拳,姿势舒展、动作紧凑、动迅静定。只见他腰似蛇行、脚赛钻、行如风、站如钉,不论大动作和小手法都非常快速、敏捷,发力顺达、节奏鲜明。他拳似流星、腿似闪电,声、形、劲、神俱到,干脆利落地将武术中的跌、打、摔、拿、冲、蹬、踢等攻防技巧表现得淋漓尽致。

    紧接着,20岁的刘玉华飞步上台。身着红色练功服的她从背上刷地抽出双刀,猛一顿脚,握在右手上的两把单刀中的一把飞向左手,接着双刀飞舞,将人影罩住,那一阵飞舞刀光好似雪花纷飞,在场上奔腾跳跃。“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她双刀舞到使人眼花缭乱之际戛然而止。此刻全场掌声雷动。

    轮到寇运兴表演舞大刀时,场上播音人员介绍,他舞的那口大刀重达64公斤。听到此言,一位身强力壮的德国青年不相信,便跑上台去提那口大刀,非常吃力地才勉强把刀举起来。这时,寇运兴微笑着用一只手把大刀轻轻提起来,双手交替着舞起刀花,胸背花、头顶花、背脊花……大刀不停地舞,观众不停地鼓掌。

    现场观众还欣赏了寇运兴和郑怀贤表演的对打“龙虎对棍”。 场上,寇运兴抡棍猛劈,郑怀贤出棍撩开,并顺势一招狠扫寇运兴脚下。眼看寇运兴躲闪不及,观众发出惊呼,寇运兴以棒杵地,双脚腾空跃起,躲开来棍,反以双腿踹向郑怀贤面部。郑怀贤迅速将头闪到一旁,回棍戳向寇运兴的腰间……两人你来我往、攻守兼备、扣人心弦,直到最后两人各一个跟斗腾空翻收式下场……

    翟连元先表演的是花拳。她出手之速如百花顿开、变化莫测,令人眼花缭乱。她舞起拳来身如游龙、步快如风、眼如闪电、手如穿梭、刚健朴实、紧凑连贯、有刚有柔、形神兼备……而后,她献上绝技踢毽子。她连踢了二三十种花样,只见小小的毽子在她的脚上如同蝴蝶般前后左右、上下飞舞,或徐或疾,但却不坠不落似无若有。表演结束后,场上欢声雷动、赞叹声不绝于耳。

    最后演出的是“空手夺枪”,由张文广和温敬铭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