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开封市武术协会官方网站
  • 开封石锁文化博大精深

    时间:2017/5/15 9:50:47 来源:本站 点击:46 分享到:

    今年农历正月十五,在开封万岁山大宋武侠城,开封回族石锁队在这里为观众表演撂石锁,有扔高、砍高、接高、单花、翻花、飘花、拨浪鼓等,还有锁上拳、锁上肘、锁上指等。只见几个石锁上下飞舞,撂锁者一抛一接间刚柔结合,动作极为潇洒流畅,看得人眼花缭乱,叫好声、鼓掌声此起彼伏。

    撂石锁是一种流传在我市回族群众中的传统武术项目。北宋时期,习武之人以抓举石锁增加功力。元朝时期,在开封的驻军多为回民。这些回族人在战时为士兵,和平时期就是民兵,练武的习惯就保留了下来,尤其是撂石锁在民间得到很好的传承。明朝时期,开封所建清真寺内都设有武术馆,供回族子弟习武健身,撂石锁成为一项必不可少的健身运动。这种产生于唐宋的运动,把技艺与力量完美地结合起来,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

    2011年5月23日,开封撂石锁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辞海》称:石锁,我国民间体育锻炼用的器械,用石料制成,锁形,重量大小不同。练习方法有抓举和摆举,还有用正掷、反掷、跨掷、背掷等掷法和手接、指接、肘接、肩接、头接等接法组成的花色练法。练习石锁能发展体力和训练动作的准确性、灵敏性。

    民间有这样一种传说,石锁与隋唐第一英雄李元霸有关。相传李元霸小时候性情古怪,经常惹是生非,其父李渊不胜其烦,于是就命人造了一把沉重的石锁,用锁链把他拴在上面。李元霸好动,每天掂着石锁到处乱跑。天长日久,他的力气大增,最后竟然成了隋唐第一英雄。后来,唐朝军队常用石锁来锻炼士兵身体。这虽是个传说,但它告诉我们,练撂石锁在冷兵器时代是习武人训练武术功力的一项重要基本功。那时,一切与武术运动有关的项目都需要练习者有强健的身体,石锁是首选的习武器材。

    宋、元、明历代,撂石锁从军营传入民间得以传承,后盛行于清和民国时期。

    明清两代承续唐代的武举制度,将原来考试内容中翘关的举重方法改变为掇石。据《清代科举考试述录》记载,武科考试分三场:头场试马步箭,二场试技勇,三场考兵法。技勇就是拉弓、舞刀、掇石三项。在明清,“石有二百斤、二百五十斤、三百斤。各以三号、二号、头号,分等试之……掇石必去地一尺, 上膝或上胸。”

    在一些文学作品中,人们也能看到不少关于石锁的描述,如老舍在《四世同堂》中讲北京金三爷“在少年,他踢过梅花桩,摔过私跤,扔过石锁,练过形意拳” 。“鸳鸯蝴蝶派”代表人物张恨水在《啼笑姻缘》一书中也有一段有关武师关寿峰扔石锁的描迹, 他写道:“他一走到院子里,将袖子一阵卷,先站稳了脚步,一手提着一只石锁,颠了几颠,然后向空中一举,举起来之后,望下一落,一落之后,又望上一举。看那石锁,大概有七八十斤一只,两只就一百几十斤。这向上一举,还不怎样出奇,只见他双手向下一落,右手又向上一起,那石锁飞了出去,直冲过屋脊。家树看见,先自一惊,不料那石锁刚过屋脊,照着那老人的头顶,直落下来,老人脚步动也不曾一动,只把头微微向左一偏,那石锁平平稳稳落在他右肩上。同时,他把左手的石锁抛出,也把左肩来承住。”张恨水精彩的描述使人们领略了石锁的玩法。由此可见,石锁在那时已在民间广为流传且技艺日趋成熟。

    在武术界,有人认为石锁是满洲人练武强身的器械,满语称作“掷子” 。1644年,顺治皇帝迁都北京,石锁随着八旗大军进入北京,以后随八旗驻防各地进入全国,并从军营流入民间。所以说北京人把石锁称为“掷子” ,把撂石锁叫扔掷子。北京有个名为牛街的地方,在清朝时就出现不少扔掷子的好手,时至今日,那里每天都能看到扔掷子的晨练者。

    在北京有这样一首歌谣描绘撂石锁的情景:“牛街掷子扔得好,打闪纫针夺分毫,坐腰蓄劲高抛起,转体含胸顺势抄,让过力头接力尾,粘棉黏随其中妙,抛掷起高没树梢……牛街掷子练得好,扔去接来心气高,心舒畅,陶情操,少让长者讲礼貌,又练艺,又强体,身心双修把病消…… 掷子虽小能系人,互敬互让友谊牢。”可见,撂石锁虽是一种体育活动,但里面却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即传统的民族文化。

    开封的撂石锁与北京牛街扔掷子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因为有沈友三。他出生在北京牛街,青少年居住在此。由于他的父辈都是摔跤、武术高手,所以他自幼习武且武功非凡,尤其是摔跤,清末时在京城跤场已是数一数二的好手。1921年,沈友三率先在北京天桥开了近代摔跤撂地献艺先河,当然少不了要演练扔掷子(撂石锁)的绝活。沈友三可称近代撂地摔跤的开拓者。他在北京天桥等地设场撂地多年,传承了中国国粹武技,曾打败过日本柔道高手,威震俄国大力士,多次参加当时国术馆举行的国考和全国比赛并获得冠军。

    沈友三参加全国比赛后,曾应开封武术界邀请到开封作过短期授艺传跤。到了1943年,他全家离开北京到开封定居,在开封大相国寺内设跤场、卖大力丸。

    关于沈友三在开封的情况,东大寺内的《开封市东大清真寺摔跤源流碑记》有记载:“沈友三,北京人,回族,生于一八九四年农历五月十三日,卒于一九四六年一月(腊月初九)。跤技精湛,炉火纯青,为开封东大寺穆斯林仰慕已久。一九三三年十月在南京举行的第五届全国体育运动会上,沈友三获摔跤第一名,本坊拳师赵汝庆、单进中、丁全福等面见沈友三郑重邀请。沈友三盛情难却,于一九三三年十月至一九三四年五月,第一次到开封授艺,住鼓楼街文和栈。一九四三年秋,沈友三第二次来开封授艺,住东大寺院内。在赵汝庆、刘振兴、单进中等拳师的协助下,沈友三先后在烧鸡胡同、顺一经社、东大寺、王家胡同等地开坊授艺,学者如云。得其精髓者周世福、铁世俊、许守信、许守明、王孝官、白东瀛、丁全福、杜克勤、杜广顺、沈少三、白相臣、胡广庆、穆守信、曹国禄、曹国福等。其他坊有:北大寺的王九龄、朱晓亭,家庙街亭的李有才,洪河沿寺陈汉杰、马龙云,宋门关寺的马志昆,王家胡同的孙志荣、狄良臣、穆居等。以上穆斯林功成名就后均授徒传艺……”

    少年时随父一起来开封的沈少三,1928年3月出生于北京牛街。他跟父亲沈友三学习中国式摔跤,之后随石锁高手周开元和马五庆学习撂石锁。沈友三去世后,他在大相国寺门前撂地摔跤养家。为了吸引观众,他经常在跤场演练撂石锁。他演练的石锁不但花样多,而且难度大,仅抛接锁就有:转体抛接(鹞子翻身),里合与外摆旋转抛接(黑狗窜裆);旋转抛接;金鸡独立抛接;肩、肘、拳、指、头部接锁;活步和脚踩砖固定抛接等,而且抛得高、旋转快。1953年,沈少三入选河南武术代表队,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