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开封市武术协会官方网站
  • 号召业界要保护武术的原生态!

    时间:2017/5/5 14:25:14 来源: 点击:89 分享到:
         武术的原生态——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卢元稹说:“武术与中医、道学密不可分,竞技比赛只是武术很小的一部分。由于官方体育一直奉行锦标理念,民间武术失去了滋养的环境。 ”中国武术原有三大功效:健身、养生、防身。当武术进入竞技体育领域后,其健身、养生功效会逐渐被弱化,而防身功效也被异化为技击。其中的区别就在于,中国武术文化讲究点到即止,以防御性为主,而技击则带有明显的攻击性,包括武侠小说、影视作品 对于武术技击功能的夸大,这是竞技体育带给武术原生态的异化。

      武术进入奥运会,必然要制定严密的规则,比如说武术套路。目前的武术套路是一种中国传统武术与西方现代体育融合的一种锻炼形式,它在内容上是传统的、民族的,但在形式上是现代的、中西通用的。对于中国武术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悖论,如果不修改规则,就无法被国际接纳,从而进入奥运会;可一旦将武术变为整齐划一的套路,武术的原生态必将遭到破坏。

      少林武当峨眉金顶论剑

      传说,是中国武术文化的一部分,武侠小说、影视剧中的很多素材都是由此而来。比如少林棍术起源的故事:元朝末年,一群红巾军来到少林寺,少林僧人被打得一步步后退,就在无计可施的时候,伙房跳出一位烧柴僧人,手拿火棍,一只脚踩在少室山,一只脚踩在太室山,火棍一挥把敌人通通赶跑。这位僧人就是 “紧那罗”,传说他是少林棍的创始人,从此少林把他称做 “紧那罗王”。这个故事很有代表性,既有惩恶扬善,又有神奇武功。这就是中国武术千百年传承下来的武德,也是中国武术原生态最重要的情愫。

      可以说,武侠小说、影视作品已经破坏性地扭曲了中国武术,因而很多人心中根深蒂固的武术印象其实是一个幻象,用这个幻象来涵盖中国武术,这个误读已经久远而且深刻。为此,中国武术界一直没有放弃还原真实武林的努力。由武林三大代表门派——少林、武当、峨眉共同发起的“金顶论剑”便是以此为目的的。在这个重现武侠小说情节的“金顶论剑”中,各门派为了避免争强斗狠,破坏“天下武林是一家”的宗旨,采取的是“文斗”的方法。少林派亮出了绝技——少林童子功和刚猛的少林震山棍、少林十八般兵器;武当派使出了至柔的太虚剑、逍遥掌、沾衣十八跌;峨眉派则展示了猴拳、剑手、峨眉刺等绝学。在这次“金顶论剑”中,少林、武当、峨眉三大武术流派代表共同发出“武术健身”的倡议书,倡导全民健身,弘扬中华武术。

      普京:我看到了纯正的少林功夫

      武术博大恢弘,是冷兵器时代和农耕文明时代盛行的文化,它的搏杀技艺往往是一种终极的较量,以生死为最终的决断。现代竞技体育中的格斗术则有着严格的限制,体重级别的区分、护具的设置、禁止攻击部位的限制,都与传统武术的搏杀技艺格格不入,铁裆功在当今武术竞技中根本不需要,因为裆部禁止

      攻击,而这种技艺

      在冷兵器时代是防身的绝招。可以说,几乎任何一种当今竞技范畴内的格斗和搏击都没有冷兵器时代武术规则的自由度大。

      中国历史上曾有不少签订生死状的打擂,其比赛规则除限制暗器使用外,几乎全面放开,套用现在的名词是:以决生死为终极目的的格斗比赛。但是,作为现代意义上的武术比赛,当然不能达到武侠小说里描写的效果。一些观众没有注意区分这两者的差别,一味地希望看到影视剧中的一招制胜场景,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在WMA首场比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位记者曾问副总裁判长韩健中,为什么比赛中没有出现一招把对手打趴下的情况?韩健中现身说法,立刻与广州永侠的一位获胜选手简单过了几招,全是在瞬间令对手倒地。这不是事先安排的,而是即兴之作。一位比较健壮的记者对此提出质疑,但韩健中叫记者和他过招,记者却怯场不敢上前。

      “天下功夫出少林”,那是电影《少林寺》给少林带来的功名。不过,对于少林“禅宗”武功哲学通晓的人并不多。习武源于人类争强好胜的本性,但也助长了骄横霸道之心。武林之人游走江湖,往往胸怀“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壮志,拼命练功,以期成为天下第一强者。这种精神正是达摩《入道四行经》所要勘破的“世人长迷,处处贪著,名之为求。禅师悟真,理与俗反,安心无为,形随运转。 ”对于少林禅学和少林功夫的关系,金庸借一位道行和武功极高的少林杂役僧之口,作了很精彩的说明:“少林寺七十二项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慈悲佛法为之化解……须知佛法在求度世,武功在求杀生,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克制。要求武功绝技练得越多,相应的也就要求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才能化解由习武而来的戾气,否则伤人害己。 ”

      2006年,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访华时,特意来到少林寺拜访。出于安全考虑,普京没有和少林僧人过招,而是在方丈的陪同下,来到僧人坐禅的地方——禅堂。此时,正值僧人们打禅七,即使总统来访,这些“禅和子”(常年坐禅者)依然遵守禅七规矩,照常打坐十几个小时。这些常年坐禅者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状态,给普京一行留下了深刻印象。释永信方丈说,“普京总统通过翻译告诉我,他看到了纯正的少林功夫,看到了原汁原味的少林文化。 ”

      学者声音

      文化梳理比入奥价值更大

      姜娟:武术应该进入奥运会,这样可以给太极等武术流派提供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也是我们一直追求的。当然,如果进入奥运会,可能会出现竞技武术脱离传统武术的后遗症。

      肖复兴:与其适应规则勉强努力争取,不如寻找中国武术的精髓,还其本质。和很多传统一样,中国武术也在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中面临困惑,现在中国武术的地位漂移不定。中国武术的存在以及存在的意义值得我们重新思考,希望有识之士发掘武术的内涵,普及民众。

      易剑东:武术的文化源远流长,武术的门派纷繁众多,如何将博大宏富的武术推向世界,这确实需要一番文化梳理、理论论证、实践检验的过程。当武术难以进入奥运会之时,不妨换一个思维视角,东方人体文化国际研修大会和世界太极养生修炼大会是否可以成为武术走向世界的主流呢?即使今后武术的某一部分内容入主奥运殿堂,群众性武术研修活动仍然要持续,而且应该得到大力扶持,它的国际影响力甚至有超过奥运武术的可能。到那时,或许我们还可以组织一个中国武术或者东方人体技艺的专门运动会,成为与西方文化渊源深厚的奥运会分庭抗礼的全球性盛会。